记者手记“疫后相见情更浓”

记者手记“疫后相见情更浓”

(抗击新冠肺炎)记者手记:“疫后相见情更浓”

中新社吉隆坡2月10日电 题:记者手记:“疫后相见情更浓”

关键是,对于首当其冲的旅游行业,影响究竟会有多大?

不过往好的一方面看,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旅游供给侧企业质量的提升。

除了积极支持中国对抗疫情,亦有众多马来西亚各界人士在受访时对记者展望疫情过后的马中合作交流。马来西亚对华特使陈国伟说,他相信疫情只是马中关系的“小插曲”,马中日益密切的经贸人员交流往来才是主旋律。

传染病事件对旅游业的影响需要多久修复?

国泰君安社服团队第一时间发布报告《深度复盘2003年SARS,看疫情对社服板块影响》,带我们回到17年前的那场事件现场,看旅游行业当年受到的“创伤”究竟有多深,以及花了多久才恢复元气。

传染病事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就在8日元宵之夜,周钰杰还和当地中国留学生组织“里应外合”,给被隔离的同学们带来了汤圆和海底捞。他开心地拍下照片“秀”给朋友。

Mohd Syahrikeen说,这几年,中国来马来西亚旅游、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他每天都能接到“至少一个机场的单”,“而且他们都很开朗健谈,我挺喜欢他们的”。“可惜,最近这10天,你是我接到的第一个中国客人。”

旅游行业在2003年普遍存在行业及进入壁垒低,企业规模小,行业集中度低的问题,2003年的SARS使得抗风险能力小的企业意外出清。不过由于彼时行业仍处在高速增长期,上述出清并未体现在企业数量的减少,而体现在了企业质量的提高上。

愿天佑中华,国泰民安。

酒店行业出租率在低基数下也出现明显回暖,2004年五星级/四星级出租率同比+9.7%/6.7%。 

旅游业是一个环境敏感型的产业,这种敏感表现在非常容易遭受境内外突发事件的冲击和影响,从而导致严重的衰退和滑坡,形成所谓的旅游危机。

以2003年十一为例,由于距SARS影响高峰期不足3个月,影响尚未完全消除,旅游业虽有反弹,但并没有出现报复性增长,客流增速、旅游总收入增长分别为11.5%和13.07%,低于此前多年的平均增速。 

如今,在马来西亚街头,记者看到,这里已总体恢复平静。尤其2月8日既逢华人的元宵节也是印度教的大宝森节,马来西亚各地节庆活动依然颇为热络。

马来西亚手套业者在受访时告诉记者,他们在筹备捐赠时正逢春节假期,但手套业者还是克服困难,迅速筹备了这一批数量巨大的手套。

9日下午,主动确认了记者来自中国之后,马来西亚GRAB(东南亚地区普及的电子召车工具)司机Mohd Syahrikeen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马来西亚著名病毒学家萨扎利在受访时也对中新社记者表示,马来西亚和中国相关部门一直有密切交流,保持良好关系。他说,正是中国及时分享病毒相关信息,“我们(马来西亚)才能迅速准备好我们的诊断步骤”。

如果看2003年SARS事件期中,中美、中日、中港的客流量损失平均达到20.2%,其中SARS导致的赴美客流减少高达38.9%。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害怕。”Mohd Syahrikeen告诉记者,但随着最初的紧张情绪过后,他开始“想念”中国游客了。

危机事件发展根据对旅游客流量影响可分为五个时期:潜伏期、生成期、爆发期、衰退期、消亡期。

复盘SARS疫情对旅游业的真实影响

景区方面,2004年黄山、峨眉山、张家界景区客流增速达到54%、48%和67%,复苏力度较为明显。

而马来西亚华人陈小姐和她的同事们则在元宵节晚上还在加班。在一家商会组织工作的她说,其实从春节假期到现在,她几乎“都是在手机上当键盘手”,亲友同事们都认为她“沉迷”于玩手机。其实,她是在随时联系处理捐赠给武汉的医疗物资,并尽快将物资送出去。

但与此同时,过往经验在告诉我们,流行性传染病属于突发事件,虽然短期会对市场情绪产生影响,长期来看并不会改变资本市场的投资逻辑。

2003年的快捷型酒店尚未开始大规模发展,门店数量少,不过星级酒店处于门店数量快速增长阶段,因此我们主要分析了星级酒店的情况。

虽然全社会都在期待SARS过后旅游行业可以全面恢复,但事实上虽然2003年下半年客流有所反弹,但并没有出现预期中的井喷式增长。

如果以客流量相比理想情况之差作为标准衡量事件的影响周期,通过总结五类事件的影响期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危机事件的影响时间在一年以内;少数事件影响周期在两年左右,主要集中在国际关系事件和重大金融危机;国内政治事件影响时间较长达4年,这主要与国家政策限制有关。

这是因为,旅游行业中的几乎所有细分领域均涉及人群聚集与社交。不同于其他危机事件仅对某具体细分影响,例如国际关系仅影响出入境客流,流行性传染病窗口期对旅游行业会构成全面冲击。

第一轮杀估值——对于SARS来说,就是2003年4月到2003年8月,板块整体估值从60x下跌至50x,估值调整幅度为-17%。

马来西亚媒体文化界人士就针对“武汉肺炎”这一错误名词发声,呼吁应正名为“新冠肺炎”。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SARS事件在结束一年后,影响基本消除。

此外,因为人心的恐惧会超越疫情,从而影响本身病例数并不多的地区旅游客流,因此鲜有省市能够免受SARS影响。

2月9日上午,马来西亚的汉语水平考试如常进行。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吴恒灿对记者说,考试依然吸引不亚于往年数量的考生参考,因为马中文化交流不会停顿,也不能停顿。

同时,当目的地国发生诸如传染病等灾难时,各国处于安全考虑会限制目的地国家公民入境,因此导致客流量减少。 

到了2004年,民航及铁路客运数据迅速反弹。其中2004年5月(2003年5月疫情最严重时期)航空客运增速同比超400%,铁路客运量则同比增长超过175%。   

吴恒灿向记者展示了自己写的一句话,“疫后相见情更浓,吉隆之坡等着您”。他说,自己把这句话发给很多中国朋友,得到了他们热情的回应。(完)

在马来亚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周钰杰自从2月2日返校就按规定接受隔离。他告诉记者,在马大,很多马来裔学生和华裔学生充当志愿者,协助学校工作人员为隔离的中国同学服务,引导他们参加体检,为他们送餐,“无论多晚,只要有问题找他们,都能很快得到回复”。

出境意愿下降叠加严格口岸防疫检查下,流行性传染病的窗口期里,出入境游均受重创。   

以住宿业为例。2003年期间,高星级酒店单店房间数明显下滑,这是由于高星级酒店在危机期间房间数量过多,由于规模不经济导致出清,在危机期间淘汰了一批规模过大的酒店。而低星级酒店的单店房间数则在2003年经历了非常明显增长(+15.2%),并在2004年延续了这一趋势(+22%)。这一数据则表明,由于规模较小的低星级酒店在危机时抗风险能力差,部分产能出清,新开的低星级酒店多为拥有较多房间数的物业。 

2003年,国内出游的客流同比增速骤减13个百分点至-0.9%,而旅行社营业收入增速更降低了28%。

当记者要下车时,这位马来裔小伙子回头对记者说,“希望疫情快点过去,中国朋友再来玩”,顿了一下,他又补充说,自己只去过中国的上海和广州,“下次我想去武汉看看。”

与其他危机事件相比,自然与人为灾难类型中的流行性传染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范围最广、冲击最严重。

2003年7月9日,国家旅游局发出《关于恢复跨省区市旅游和出境旅游经营活动的通知》,正式解除对跨区旅游及出境旅游的限制,然而人们对出游仍心存忌惮。

SARS 危机对 31 个省区国内旅游的影响,若按游客接待损失量可划分为 4 个等级:

当目的地国家或地区发生自然及人为灾难发生时,一方面各国会针对性发布旅游预警通告,另一方面游客自身会避免前往事发区域,由此带来客流量的锐减。

马来西亚各界也纷纷发声,批评谣言,呼吁应和中国合作对抗疫情。

马来西亚自从1月24日出现首3例确诊病例以来,截至2月9日累计确诊17例新冠肺炎病例。在疫情初起之际,马国内确实有不少民众表现出担忧情绪,社交媒体上一度流传不少谣言,马政府亦呼吁民众勿信谣传谣。

在这一点上,流行性传染病属于绝大多数危机事件的范畴,以SARS为例,影响的高峰期为2003年3-6月,全程影响时间约1年。

参考学术研究,危机事件根据性质可分为以下五类:国际关系事件、国内政治事件、恐怖主义袭击、金融危机、自然及人为灾难。

在元宵节前夕,世纪大学孔子学院组织的中国文化体验活动吸引众多同学参与。结束隔离的中国同学和各族裔马来西亚同学在一起画水墨画、写春联、包汤圆。就读于世纪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AZURA告诉记者,自己有很多华裔朋友和中国朋友,“虽然现在有疫情,但我并不是太担心,我也不会因此疏远我的朋友们”。

什么样的突发事件最容易影响旅游业?

最严重:北京、河北、山西、江苏、山东和河南 6 个省区最大,SARS 危机游客损失量在1500万-3000 万人。 次严重:辽宁、上海、浙江、安徽、福建、湖北、广东、重庆、四川和陕西 10 个省区较高,游客损失量在 500万-1500 万人。 影响较小:天津、内蒙古、吉林、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和云南 8 个省区较小,游客损失量在 100—500 万人。 几乎没有影响:黑龙江、海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 7 个省区最小,游客损失量小于100 万人。

对资本市场而言,流行性传染病对业绩和股价的影响会超越疫情的窗口期,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会经历2-3轮杀跌。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国内出游客流统计口径中包含商务差旅客人,具有一定刚性,因此实际国内以出游目的的游客人数降幅会更大。可以映证的就是景区客流的降幅更加惨烈。

酒店住宿业当年受到的冲击非常明显。2003年,全国星级饭店出租率同比下降4%,收入增速仅为8%,相比2002年的增速下滑12%。低星级收入受到的冲击更明显,其中一星级饭店收入增速下滑高达43%,二星级饭店收入增速亦有20%的放缓。

危机事件并非即生即灭,往往伴随着一系列后果,虽然由于事件在性质、强度上存在不同由此导致对旅游产业影响上的差异,但危机发生的生命周期依然是有规律可循的。

在2003年的SARS事件中,出游意愿的骤降带来了国内客流量的断崖式下跌。

2003年上市的景区公司还不多,黄山景区的客流同比下降了23.4%,峨眉山客流同比下降了13.6%,而后者在2002年时的客流增速还在50%以上。

马来西亚是世界最大的医用手套生产国。1月31日,马来西亚当地手套业者捐赠1800万只医用手套给中国,支持中国对抗疫情。近日,马来西亚丝路商会、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马中友好协会又陆续捐出总计700余万只医用手套支援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