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健财报背后联想处处承压

稳健财报背后联想处处承压

2019年12月18日,联想掌门人柳传志,在历经三次隐退两次出山之后正式退休。

2020年02月20日,36岁的联想交出了一份高于市场预期的财报,也是柳传志正式退休之后的首份财报。

“联想是我的命”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曾经在联想深陷低谷中如此对外表示。

核心部件的缺少将会直接影响到联想的产能,在时间紧急的情况下,联想向AMD和联发科等公司进行紧急合作求援,才确保了CPU的供应量。

而在这份难能可贵的财报发布之前,联想曾遭遇供应商英特尔埋的大雷,更显得“新纪录”来之不易。联想CEO杨元庆透露,“去年季度初,英特尔CPU出现短缺,季度中旬,突然告诉联想,此前承诺的量无法提供了”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破坏领主专区

联想2020财年Q3财报显示,营收为人民币993亿元,和上年相比增长0.48%;税前利润为人民币27.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净利润为人民币18.18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加10%,营收和除税前溢利均创下了历史新纪录。

联想2020财年Q3财报中,实现营收人民币993亿元,同比增长0.48%。尽管这已经是联想持续10个季度以来实现增长,但是不到1%增长的营收,仍然难以看到联想的创新活力。而同样作为巨头,苹果在2020财年Q1财报中的营收总计918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9%。

据联想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联想总资产达到350亿美元,其总负债约为307亿美元,使联想整体负债率几乎高达90%(小米的负债率约在50%左右,苹果则在70%左右)。这使得联想不像是科技公司,反而像是重资产的房地产公司。如今突发的疫情对大多数公司的现金流发起了挑战,这样突发的情况下联想更加难熬。

PC巨头的称号,联想当之无愧。

根据联想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Q3财报数据,其PC业务的营收达到人民币780亿元,在联想总营业额中的占比高达79%。在报告期内联想的PC出货量达到了1790万台,税前利润和上一年同期相比增长17.2%。

联想CEO杨元庆曾经表示过,联想增速之所以会降低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宏观经济的影响,当中就包括了全球PC增速的变缓以及产业供应链的限制。而联想的PC业务除了要面对不可扭转的大势之外,还面临着PC市场这块淘金地里越来越强劲的对手。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联想2020财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率为1.8%,惠普在其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率则为5.9%,惠普的利润优先原则要比联想更为稳健。同时惠普的出货量已经连续了三个季度的增长,在美国、欧洲、非洲等地区占据了头把交椅。

根据该《措施》,对复工复产企业办理专利、商标、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等事务,因疫情相关原因延误相关期限,导致权利丧失的,上海市知产局将依法给予期限中止、顺延,并按按相关“公告”办理权利恢复手续。(完)

行业天花板显现,竞争对手来势汹汹,联想有苦难言。因为,对于几乎被PC业务占据了八成营收的联想来说,一旦PC业务出现颓势,将会把整个联想带进深渊。

上海将重点加强对防疫物资生产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扰乱防疫物资市场规范的各类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发挥知识产权维权快速反应机制,从严从快查处一批重点违法案件,营造良好的复工复产市场环境。

在联想发展的路途上,核心业务遇难,而新业务规模还不足以为造血时,联想的处境已经变得凶险万分。但是未来已至,联想退无可退。

在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面前,PC业务的天花板已经逐渐显现出来。

“难能可贵”在对联想最新一季度的财报评价时,联想的董事长兼CEO杨元庆用了两个“难能可贵”。

在全球的PC市场份额中联想以24.8%的占比,仍然稳坐第一。同时,PC巨头联想占据了国内市场40%以上的份额。

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财年Q3报告期内,联想营收高达140.4亿美元(993亿元人民币),超出市场预期的139亿美元,联想实现了连续10个季度的增长,但和上年同期相比仅实现了0.48%的增长;其净利润为2.33亿美元(18.18亿元人民币),超过市场预期的2亿美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0%。

所以在联想2020财年Q3季度财报发布之后,联想CEO杨元庆表示,“联想依然能交出突破历史记录的成绩单,我非常骄傲。这种执行能力非常难能可贵,这帮助我们渡过此刻的难关。”

2020财年Q3季度,联想营收为人民币993亿元,净利润在达到同比增长10%的情况下为人民币18.18亿元,利润率仅有1.8%。联想接近千亿的营收,却只能实现十几亿的利润,盈利占比实在不如人意。相比下,苹果2020年净利润达到222.36亿美元,利润率高达24.2%,而联想的利润率却还没有达到2%,其中差距不是一点点。

2. 饱和市场的分食者

其次,高营收却不能带来高利润一直是联想缺陷。

当然,除了PC业务的影响之外,联想三大业务中的移动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的发展,对联想能否成功转型同样不容忽视。问题是,现阶段联想家中长子PC业务独当一面,移动业务则有些“扶不墙”。

由于5G、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移动化办公正在打破应用场景的局限性,微软、戴尔等厂商均推出了“多屏协同”的功能,移动办公的需求正在被满足。根据IDC的预测,2020年中国的PC市场整体容量将会同比下降1.7%至4700万左右,商用市场减少2.5%。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决策咨询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学宏认为,2020年,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旅甘人数会持续增长,日本、韩国来甘旅游人数也将平稳增长。

文化遗迹、大漠戈壁、峡谷丹霞、绿洲湿地……甘肃东西狭长、地域辽阔,文化底蕴深厚,旅游资源丰富多彩。近年来,甘肃旅游业进入成长和成熟期,适合文化旅游、生态旅游、休闲度假旅游的景区得到不断建设和提升。

最后,联想的高负债运营始终是隐患。

据悉,疫情防控期间,调整市知识产权局行政服务窗口现场服务模式,通过“预约办”等措施,为确需当面办理业务的申请人提供安全有序的服务环境和高效便捷的现场服务。

“入境游客对目的地的选择通常始于历史,迷于文化,终于‘颜值’。”魏学宏说,敦煌莫高窟闻名世界的壁画和彩塑吸引国外游客前来游览,特别是日本、韩国等游客会把敦煌作为首选目的地。(完)

和PC业务不同,联想的移动业务的发展相对来说比较保守,避开竞争红区,成了联想移动业务的首选。而在这样的策略之下,联想移动业务已经不复当年光彩。

数次拯救过联想的柳传志,2009年再次复出就是由于联想的PC业务出现动荡。2009年联想“蛇吞象”的方式收购IBM的PC业务,但却“消化不良”,同时由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使联想净利润出现大幅下跌,直到柳传志出山才稳住局面,使联想度过危机。

首先,资本看重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而联想营收几近于停滞的局面难破。

在联想看似稳健的财报背后,却处处隐藏着让联想堕入万劫不复的陷阱,36岁的联想稍有差错,就是会产生致命的威胁。而除这些情况之外,支撑联想的三大业务状况不容乐观,联想身处危机重重的深渊旁边起舞。

作为联想的主心骨,PC业务的表现关乎着联想的命运。PC业务一如既往的良性发展为联想的转型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但是由于商业模型的基因,硬件产品的利润率低是无法避免的问题。

Gartner的数据显示,2019年由于Windows 的换代,全球PC市场得到了一波回暖周期。在2019年全球PC市场实现了0.6%的增长,打破了此前销量低迷的状态,但是Gartner认为PC市场的出货量在2020年及以后均会出现下降趋势。

1.  PC业务遇市场天花板

只是,联想这份“难能可贵”的财报并没有打破财报飘红,股价仍然下跌的魔咒。而且,联想PC业务独大的难题不解,就难以赢得资本市场的信心。

业绩不错但股价不如人意似乎已经成了联想的常态。

但正是由于过分倚赖PC业务,却缺乏自身核心技术,严重依靠国外企业的供应链,也使得联想一度被调侃是“电脑组装厂”。而现在联想的龙头PC业务尽管表面仍然稳坐全球第一的王座,但是底下的暗流涌动却是联想不得不面对的危机。

当中除了苹果在PC领域和手机领域走了一样的高端路线之外,前三者在PC领域的差异并不大,这使前三者火药味十足。

再者,联想PC业务的产业链已经相当的成熟,产品的创新空间却无法突破,使其溢价极低。PC业务利润过低,而联想一直占据着庞大市场份额保证了量的输出,才使得联想能够继续盈利,但是传统PC的命运正在被全球“移动化”的趋势改变。

2019年6月30日,联想发布了19/20财年首个财季的财报,当时联想的营收同比增长5%至人民币853亿元,税前利润达到人民币16.4亿元。但是在财报发布之后,联想的股价反跌6%,跌幅一度超过8%,同时多家金融分析机构都对联想的目标价进行下调。

同时,Windows系统的不再迭代,用户的更换频率下降,PC市场的未来并不乐观。

联想财报发布之后,联想午盘收涨7.01%,市值接近700亿港元。但是借着财报的水涨船高并没有多久,2月21日,联想股价开盘低开2.22%,截至收盘为5.55港元,下跌4.31%。

Gartner的数据显示,在PC领域2019年联想的以24.8%的市场份额占据了第一,美国的老牌厂商惠普则以22.5%的占比位居第二,位列第三的戴尔市场份额为17.2%,苹果以7.5%的市场份额居于第四。

尽管目前联想依然占据着全球PC第一的宝座,但是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上,格局的改变往往已经暗藏。

《措施》建立申请注册绿色通道。对复工企业提交的涉及防治新冠肺炎的专利申请、商标注册,上海市知产局将依请求加快办理。该局为复工企业符合条件的专利申请和其他涉及防治新冠肺炎专利申请,建立专利优先审查推荐绿色通道,并加快办理进程。

PC业务作为联想的看家本事,一直是联想的主心骨。但是联想扩大PC业务的方式却是不停的并购以实现发展,在“蛇吞象”的收购了IBM的PC业务之后,联想又继续收购了巴西、德国等PC企业,最终让联想在2013年登上全球PC第一的宝座。

Gartner研究高级总监RanjitAtwal曾经表示过,“PC市场的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因为不会有Windows11。取而代之的是,Windows 10将通过定期更新进行系统升级,因此,由整个Windows操作系统升级带动的PC硬件升级周期的高峰期将会结束。”

这对于正在寻求新发展方向的联想来说相当不安。联想的转型之路并不容易,业务营收失衡严重的情况——PC业务营收高达79%占比,其他业务则青黄不接。与此同时,联想营收增长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再加上一枝独秀的PC业务也面临着市场天花板已经渐显的危机,联想自救迫在眉睫。

除了面对惠普的步步紧逼,联想还面对国内“新生”的挑战。小米以性价比为核心竞争力持续对笔记本电脑市场进行输出,华为也以核心技术为优势由其通信技术继续对PC市场吹响号角。

惠普曾短暂的超越过联想,在2017年一季度取得PC第一的位置。原因在于,惠普的发展模式与联想依靠并购扩大市场份额不同,惠普采取的是依赖内部发展取得增长,其净利润率一直高于联想。